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管家婆最准的资料 > 崔木镇 >

王乐天的革命历程

发布时间:2019-08-10 05:3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王乐天,1905年出生于陕西省麟游县河西乡上庄村一个农民家庭。上学时,他曾写了一首打油诗:“天上云多月不明,地上山多地不平,河里鱼多水不清,世上人多心不公……”发泄对黑暗社会的愤懑。

  正在上中学的王乐天,因家中生计窘迫放弃学业,经县上知名人士推荐,受聘到麟游西巷小学当教务员。大革命失败以后,党的组织向农村转移,员赵伯经、刘耀庭、白廷栋3名党员被派到麟游县开展地下工作。以在西巷小学任教职业作掩护,并把该校作为据点,以进步师生为主要发展对象,然后向农村扩展。王乐天被列为第一个党员发展对象。赵伯经还把《和》小册子送给王乐天。王乐天反复阅读了那本小册子,感受很深,对赵伯经说:“的主张是要消灭压迫和剥削,为全人类求解放,当一名员就是掉了脑袋也值得。”不久,王乐天经赵伯经、刘耀庭介绍加入了中国。

  在党组织的领导下,王乐天和全体党员,团结进步师生,赶走顽固守旧的赵步支,又迫使不受欢迎的继任校长李培元离职,使学校的领导权掌握在以赵伯经为首的员手中。他们彻底改革了旧的管理制度,增加了以新文化运动为主要内容的新教材。还组织教师编写了《国耻史》、《工运史》、《农运史》等资料;教唱了《李大钊为民而牺牲》等红色歌曲;翻印了宣传思想的小册子;邀请陕军教导团营长、员王泰吉作了形势演讲。这一系列的活动,使王乐天的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在此期间,也就是1928年4月,发生了一件震惊陕西的重大事件,员王泰吉在麟游举起行装起义,竖起红旗闹革命。1928年4月,员王泰吉在麟游举行起义后,地方当局怀疑赵伯经与此有关,把赵押送到西安军事裁判处管押,并严密监视西巷小学师生的动静,十分严重。已担任党支部书记的王乐天带领全体党员同敌人开展针锋相对的斗争。他们利用星期天或夜间,组织党员和进步学生在县城外的火星庙、药王洞等处秘密集会,学习革命知识,散发宣传的小册子。他们还把革命传单贴到县衙门前,搅得敌人惶恐不安。

  赵伯经被营救出狱后,王乐天便同赵伯经一起进入甄寿珊西北民军部,从事兵运工作。甄寿珊部被杨虎城第十七路军收编后,王乐天和赵伯经携带部分,通过已担任杨虎城骑兵团团长王泰吉的关系,打入杨虎城部新编旅赵慧生团,被编为第三营。赵伯经任营长,王乐天以政工人员身份住营部。中共麟游支部设在该营,王乐天仍任书记。党支部号召党员同士兵交朋友,向士兵灌输革命思想,揭露的军阀统治,使士兵同情革命者越来越多。

  1931年12月,赵慧生借换防之机,以索要开拔费为由,向麟游县摊派数千块银元、600套棉衣。这个当时仅有万把人的山区小县,老百姓正遭饥荒,无力支付摊派款,怨声载道。王乐天主持党支部会,决定趁此机会拉出全营150多名官兵举行起义。他们利用赵慧生去彬县旅部开会之机,在率队出早操的时候宣布起义。当场打死副团长杨德武和警卫队长陈生华,收缴机炮连迫击炮4门,步枪30多支。

  起义后,赵伯经去西安向上级党组织汇报,王乐天和起义骨干、员魏含忠率队转战县北一带,遭民团袭击,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王乐天命起义人员就地埋藏武器,分散隐蔽,保留了骨干力量,王乐天辗转去西安进入王泰吉骑兵团学习军事。

  革命不怕失败和挫折。1932年8月,王乐天和赵伯经召集原起义骨干,成立了麟游游击队,赵伯经任队长,王乐天着重抓党支部工作。

  早在游击队成立之前,麟游一带连年遭灾,横征暴敛,土匪奸淫掳掠,贫苦农民有的外逃,有的卖儿鬻女,还有的被活活饿死。王乐天在县东塬协助贫苦农民建立工农兵经济委员会,组织贫苦农民打土豪,分粮食,使群众度过饥荒。但游击队员每天只能吃到两顿粗饭,衣服、鞋袜都是从家里带来的。王乐天带头克服困难,一件破大褂,补了又补,白天作外套,晚上当被子。

  游击队发展到120多人,麟游县保卫团长十分惧怕和仇恨,伺机向游击队发难,杀害游击队员多名。

  王乐天目睹战友被残杀,怒火胸中烧。不久,他率队击毙侯振国部两个中队长,当场捉住不可一势的侯振国,大灭了敌人的威风,大长了游击队指战员的斗志。

  1938年8月,王乐天从延安“抗大”学习回来,即任中共麟游县委书记。他带领县委一班人,积极贯彻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同麟游县县长温亚儒及其上层人士交朋友;选派员进入政权和军事部门担任要职。游击队进入县城,改为常备队。赵伯经任县兵役科长兼常备队长。王乐天兼常备队分队长。他们利用公开合法的身分和一切不利抗日及其危害群众利益的行为作坚决斗争。

  1939年夏季,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蒋介石一面对日密谋妥协,一面加紧。反动派要在麟游县抽调一批壮丁,充当炮灰。县委决定,由赵伯经与温亚儒商通,找一批患大骨节病和甲状腺病的青年应付检验。王乐天把他们带到凤翔团管区,果然一个也没有验上。不久,陕西第九区专员王兴东亲自到麟游调查,他们还是采取同样手段应付,象征性地去了少数壮丁。

  1940年春,王乐天接任了自卫队长之职。他为了积蓄抗日力量,以合法身份作掩护,坚决贯彻执行党的“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在隐蔽时期,王乐天用“抗大”精神指导管理自卫队,组织队员学文化,搞生产,捻毛线,织毛衣,做到丰衣足食。他们把县城周围的城壕、沟沿都开垦出来,种粮种菜,作自用外,还卖余粮,给队员缝棉大衣及购买其他生活用品。

  在王乐天的实际行动感召下,自卫队指战员团结一致,共度难关,为党积蓄力量做出了贡献。1941年,中共陕西省委两次表扬麟游县的员在军队中的模范作用。

  麟游县党部书记长王宏达,出于反动的本性,在群众大会上讲话,公然反对群众的抗日救国宣传活动。赵伯经、刘耀庭和西巷小学的进步教师当场驳斥,引起了反动派的不满。接着,党组织派遣打入崔木乡当乡长的杨森叛变,供出了王乐天和赵伯经的革命活动情况。陕西省政府得知后,便从合阳县调分子马绍中任麟游县长;西北的主力胡宗南部也派去两个营接管城防和进驻地下党活动的据点崔木镇。

  王乐天看到敌人戒备森严,形势非常紧张,就通知在农村活动的员柏少英,把他在延安抗大学习时带回的毛主席著作和文件带出城去。柏少英用口袋装了2斗小麦,拉上骡子驮到王乐天那里,把需要转移的革命书籍和文件埋藏在小麦袋底层,然后同他研究了如何应付突然事变的问题。临别之际,柏少英提醒王乐天说:“你在这儿万一有危险,就应提早设法转移。”王乐天说:“我现在还不能离开,这里有那么多的同志和武装力量,只要我们内部团结,敌人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后来一个自卫队员私下从敌军士兵那里买了些子弹,被敌军营长知道了,就与麟游县马绍中合谋,以“偷买子弹,图谋叛国”的罪名将王乐天捕押。随后又从崔木镇抓来被叛徒告密有“通共”嫌疑的进步教师雷自功和李述辉,并将他们一起押送宝鸡,关进监牢。

  敌人把王乐天作为“要犯”押解宝鸡后,由陕西省第九区督察专员温崇信和第九军军长韩锡候直接掌握审讯。

  王乐天在敌人的各种酷刑面前,大义凛然,坚贞不屈,始终保守党的机密。他还多次借被审讯之机,揭露敌县长马绍中等人贪赃枉法、危害人民的罪行。同押犯雷自功、李述辉仅是嫌疑犯,王乐天为了不影响他们的情绪,每次被审讯后,总要先擦净身上的血迹,然后忍痛回到牢房,镇定自若地背诵文天祥的《正气歌》。每当组织派去的同志和他的亲友或民主人士看望他时,他总是说:“我没有干过对不起人民的事,敌人也休想找到什么把柄。你们不要为我操心,正义的事业终将要取得胜利!”

  1944年3月22日黄昏,寒风肆虐,天色暗淡,全副武装的军警把王乐天杀害于宝鸡西门外。

  王乐天被敌枪杀后,党组织对他的高贵品质和英雄事迹,给予了高度的评价。1944年10月18日,中共关中地委书记张德生在地委会议上对王乐天的牺牲表示深切哀悼,号召大家学习烈士的英勇斗争精神。全国解放后,麟游县委、县政府为王乐天等烈士修建了纪念亭,立了纪念碑,以作永远的纪念。

http://wencke-lieber.com/cuimuzhen/8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